格桑呀w

最近磕爆sally face的lf啊啊啊啊啊


金吹一个,咸鱼一只。

欢迎来找我玩w

这里有一支极细钢笔,等待你的认领~

看起来超棒w!

鸢茶:

国产钢笔有两个让人头疼的特质。


1.绝大多数工厂都做不出细尖。一般国产的EF尖,都在日系的F到M之间。


2.就算能做出细尖,品控也不好。同样是EF,有的细,有的要粗那么一点……




今天要介绍的,是一支在云停默默无闻许久、但真的很细很细的钢笔。


我们还给它重新取了个名字:叫绅士君。





不知道为什么,拿到手上总有一种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绅士的感觉。于是名字就这么定下了……(好随意哦!)




话不多说,直接看试写。





全职脑残粉都懂,黄烦烦真是宇宙的瑰宝啊!(捧脸)



这些是曾经压着北航小哥哥写的,这个名字过于古久,大约只有去年7月份开始关注我的小天使们还记得吧?(如果记得他的 ,请举个手,毕竟去年你们都为他打过call呢!)


看字迹就能看出来:这支笔真的很细。难得一见的国产EF尖,大约和百乐78g的F尖出水宽度差不多,比Lamy的EF还要细。


众所周知,百乐78g的F尖是最日常的书写粗细。


但这支笔的价格只有百乐78g的17%。


而且,写感一点也不输给百乐78g。





提到钢笔的书写体验,很多宣传语都会说:这支钢笔特别顺滑!


但其实我一直有跟大家强调:过于顺滑的笔尖,是不适合写中文的。


特别是“无脑滑”的笔——典型代表Lamy 2000,写字像能飘起来似的——其实更适合写英文连笔,而不适合写汉字。


被誉为“汉字利器”的白金3776,就是凭借其恰到好处的阻尼感而胜出的。


而这支“绅士君”,有着同样恰如其分的阻尼感,不会滑过头,而且纸感特别好,作为细尖还能做到不挂纸——真的是非常适合写汉字了!




因为绅士君已经默默无闻地卖了很久了,它还积累了176个好评……









作为一支外壳山寨百乐78g的透明示范钢笔,拿来灌彩墨当然是美美的。


笔杆上墨也是支持的。如图所示,不带密封圈的情况下,笔身灌了彩墨后,如果不进行剧烈晃动,是没有漏的。



但如果需要随身携带,或者会导致笔身晃动,还是建议使用上墨器上墨,或者用密封圈密封后再上墨。




问题还是有的,国产钢笔一如既往地小毛病:品控。


绝大多数的品控问题都能通过肉眼检查避免,但也有3%~5%的品控问题肉眼检查不出来,可能会出现写不出来、飞白、笔尖没打磨好所以比较粗等小问题。


遇到品控问题请不要慌,9:00-22:00之间客服都上班的,我们软萌可爱的小姐姐们会认真解决的,一般是补发或者退款。




*** 底部惯例硬广 ***


15块包邮,全国包邮,包邮到月球!


云停绅士君:点我点我点我




*** 底部惯例抽奖 ***


在点喜欢+推荐中抽3位,分别送绅士君一支+彩墨一瓶。


在转载+评论中抽1位,送12支绅士君+花之物语彩墨一盒。(零售价246!)

神明的故事(all金)(ooc注意)

灵感来自电影《西游记:女儿国》
我哥拉着我和我奶奶去看的
看完之后我奶奶在那吐槽“这里就我一个老婆子”
233333



(ps:我必须吐槽一下那个国师的发际线,贼tm的高啊。而且忘川河神虽然里面表现的是个男的!但是!那张脸明明就是女孩子,就算是短头发,那张脸也还是女孩子!而且我发誓我在一个镜头里看见了忘川河神有胸!虽然就那一幕但是我还是看到了!)


这篇已经废了好久了,悄咪咪的发一半(剩下的会不会写都不知道emmmmm……)





格桑的文笔超级废,轻喷w













正文走起w






在凹凸大陆上,有各种各样的奇闻怪谈。而几乎所有人,都相信着这一切神秘的传说。在所有的怪谈中,著名的怪谈连三岁小孩儿都可以信手拈来:像是隐居在深谷中,找到她,并给予她足够的报酬就可以实现愿望不老魔女;在森林中到处游荡的,保护人类不受魔物危害的骑士之灵;时而漂泊在海上,时而沉入海底的神秘塞壬海妖;可以召唤藏身于魔域的魔物作战的暗黑召唤师等。

然而若是问他们,最为著名的奇闻是什么,所有人一定会面带敬畏与庄重的神色,毫不犹豫的告诉你一个名字,“神域”。


神域是个神秘的地方,它不属于凹凸大陆,它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它是独一无二,独立存在于一片空间之内的,几乎所有凹凸大陆的人都知道有这么的一个存在,他们也清楚,神域中,居住着神明。







–––––––––––––––分割线––––––––––––––––







“啊,好无聊啊。”一个小小的金色团子在碧绿如洗的草坪上打着滚,滚啊滚啊,滚来滚去的自娱自乐。滚了一会自己感到没有意思又爬起来坐在草坪上开始愤愤不平的揪着自己身边的杂草,一边揪一边碎碎念“丹尼尔是大笨蛋,自己跑出去玩都不带我。”等到那小团子揪的手累的时候,他的身上已经都是断成半截半截的草了。他站起身,用小小的手拍拍自己身上的草叶,一蹦一跳的走向了旁边在太阳下闪烁着温柔蓝光的小溪边。



他脱下自己的鞋子,把脚伸进清凉的溪水里,溪水散发着柔柔的蓝色光晕,从远处看如同一条湛蓝的带子,而一个小小人在波光粼粼的溪水中拨弄着水面,他身边溅起水花如同美丽的蓝宝石碎屑一般,将这个可人儿衬得更加精致与小巧。



若是有人可以来到神域并且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异到失声,因为原先在那个小团子的身下,被可怜的蹂躏过着的“草地”上所生长的都是几乎千年难得一遇的灵药灵植;而那小孩子正在玩耍的小溪内,是由传说中仅仅供神沐浴,常人饮用后可以长生不老的玉溪。而在常人眼中,如此珍惜的被一个小孩子这样对待,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声“暴殄天物。”




但是又有谁知道,这个“暴殄天物”的小团子就是被人们口口相传的,居住在神域的(幼年)神明呢。







––––––––––––––时间的分割线–––––––––––––







已经不知道是在这里的多长时间了……金在水中站着思考。


他知道自己是这里的神明,从一开始就是。他被创世神用天地之树孕育出来后一直在照顾他的就是丹尼尔,而创世神为了确保他在成年之前的安全,特地为他开辟了一片空间,而且为了防止他进入凹凸大陆造成轰动或者被邪恶的魔物所掠走,创世神在这篇单独的空间中又设置了一层层的屏障,并且异常坚决的拒绝了金的撒娇卖萌,将空间尽头用庞大的法力堵了个严严实实。


但是,创世神却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留下了一面墙壁,没有被任何的法力屏障所附着,这是金在不知道第几次想要跑出去的时候在空间尽头的一个小角落无意之间发现的。


他曾经因为想要去外界玩耍而认真的学习过空间魔法,但最后因为创世神的法力太过强大,他无法通过空间魔法出去而不了了之,而对于这面毫无法力的墙,他有着绝对的自信他可以穿过。


“呜哇”金正在专注的思考着,脑袋上就被人敲了一下,金有些吃痛的抱住头,转过身气呼呼的瞪着后面一脸纯良微笑的丹尼尔“丹尼尔你什么时候来的,还有,为什么要打我脑袋,好痛的!”丹尼尔看着眼前的少年,尽管已经见证了千百次他的美丽,但他还是呼吸一窒,少年的头发是象征着高贵与光荣,华贵与辉煌的金色,阳光撒在少年的头发上,闪烁出任何人似乎都不可触及的金光。



而少年的眸子正一眨不眨的望着自己,那片仿佛蔚蓝色海洋的眸子似乎可以映照出世间一切纯粹透明的事物,在那双眸子中,丹尼尔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当金认真的看着一个人的时候,仿佛那个人就是自己的全世界。



丹尼尔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思绪,他对着金微微一笑,不顾金身上因在溪中嬉戏而沾到身上的水渍会再次沾到自己的衣服上,将金轻轻的抱起,他摸了摸金如同丝绸一般柔软光滑的头发“只是看到您在水中发愣,过来提醒您一下。而且”丹尼尔顿了一下,将怀中的神明搂的更紧,“您沐浴的时间到了。”说罢,丹尼尔就径直带着怀中人向玉溪的源头丽水泉飞去,天地之树就生长在丽水泉边。




丽水泉是天地之树的诞生地,也是金的本源之地,丽水泉的泉水是天地间最清澈,也是最富有灵气的,丽水泉的泉眼周围,是由天地之树的根系构成的丽水潭,丽水潭下方是玉潭,当丽水潭的水满溢出来时,就会流入玉潭中,再由玉潭流出汇集成玉溪,而金的专属浴池就是丽水潭,丽水泉刚刚流出的水是温热的,因此在丽水潭上方经常可以看到一层薄薄的水雾,显得在其中沐浴之人更加神秘。



而金在丹尼尔怀中无精打采的低着头,任由丹尼尔服侍自己沐浴,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今天一定要去那里看看!



神域原本是没有夜晚的,金也因为是神明的原因并不怎么需要休息,但是创世神不知为何严格要求金去睡觉,并且为了给金一个良好的睡眠环境,创世神将这里的时间改动的和凹凸大陆无二。



在丹尼尔给金洗漱完毕,并给金穿上睡衣送到柔软的小床上去的时候,天一点点的黑了下来。丹尼尔看着金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和他互道晚安后就离开了,而金在丹尼尔离开之后就悄悄的溜下了床,在门缝那边确认丹尼尔真的走掉了,他穿上鞋子,连睡衣也没换就跑出了房间。


金在月光下向时空尽头奔跑着。他的脚步惊动了小小的萤火虫,在他所途经的地方,萤火虫轻轻的飞舞着,为这梦一般绮丽而绚烂的场景平添几分灵动。



月光温柔的抚摸着金的脸庞,它在少年的发梢间调皮的穿梭,在与少年玩闹时不忘为少年照亮他所要前进的道路。



金跑累了,开始慢慢走,终于,他来到了之前所见过的墙边,月光照耀在那面墙上,墙上的缝隙中有着一簇簇精致的晶体反射出点点荧光。金一步步走向墙边走去,他感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只差一点点,他就可以触碰到属于自己的“自由”。




金用手触摸到了墙壁,他细细感受着,这面墙,真的毫无法力,金一手摸着墙壁,嘴里不停的吟诵着咒语,一团蓝色的光亮出现在金的面前,随着金的吟诵,这团蓝光也在不停的变大,并向着那面墙壁靠近,金目不转睛的看着墙壁,希望它能起什么反应,比如让自己的时空魔法通过什么的。


只可惜,金忘记了,神域本身就是被创世神的时空法术所隔绝的,因此,就算这面墙上没有法术的痕迹,金也一样出不去。



金有些泄气,他不甘心的在原地站着“就算是在同一片空间法术之下,但是我施的法应该也会有点用处的吧”金小声的嘀咕着。他站在墙壁前等待着,希望自己的法术可以有一些变化,为了增加神秘感,金索性闭上了眼睛。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如同水一般,潺潺作响。等等,金睁开了眼睛,这里是时空尽头,哪里来的水声?他满怀希望的转过头,但是眼前依然是那一面禁锢着他的墙壁。他再次侧耳倾听,希望可以听到水声,但是刚刚的水声仿佛是金自己臆想出来的,它没有再次出现。




金失望的低下头,正当他转过身打算离开时,他又清晰的听到了水声,还有着一丝清凉的感觉在自己手边划过,金抬起手,那双纤细白嫩的手在月光的映照下格外好看,但是指尖上的那一滴小小的水珠却让人无法忽视。



金的心脏开始在他的胸腔中剧烈的跳动,他的法术确实起作用了,虽然无法打破去往外界的屏障,但是他已经将此处的空间和外部的某处空间联通,形成了平行空间,而且,金可以感受到,他的身边存在着一个生灵。他满怀希冀的对着面前的“同伴”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金。”说罢,金再次闭上了眼睛,认真的感受着他身边的生灵的反应。



耳边再次出现了水声,而且金感觉自己的脸好像被那个生灵轻轻的抚摸着,金满怀希冀的问道“你能感受到我吗?”金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被拉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声音,那声音十分好听,就像是雨点滴落在树叶上,给人以无尽的享受,“可以”,金听到对方轻轻的回答。



金伸手,明明面前空无一物,但他却清晰的感受到了一丝冰凉,“真奇怪,明明我看不到你,但是却可以感受到你。”金伸出手,在月光下,他轻轻抚摸上了他的新朋友的脸庞,“你是谁?”金问道,“……” 金并没有听清楚他的新朋友叫什么,但是他十分兴奋,因为他终于可以了解到,神域之外的世界,“你知道,神域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吗?”金对着空气中,自己看不见的朋友问到。“你……在神域?” “额……”遭了遭了遭了,金苦恼的抓了抓头发,他一激动把这件事给说出去了,要怎么跟自己的新朋友解释自己是神明呢……



殊不知,他的新朋友,在水中看着眼前金一边抓头发一遍想方设法的想要为他解释的的幻影,唇角勾起了一抹极细的弧度,“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一旁的雷狮看见自家弟弟笑了,还夸了人,脸上的表情就像见了鬼一样(虽然很快就收敛住了)。“喂,卡米尔,你看到了什么?”雷狮懒洋洋的问到,卡米尔轻轻回答,“没什么,一个有趣的东西而已。”他冲着自己眼前小小的幻影,再次露出了笑容。





这篇写了好久,主要是因为开学了wwww

(原本是从寒假开始写的来着这都四月了emmmm……)

这就是文中↓【除了神进耀】什么都不粘的金宝史莱姆啦w

文文在这里哦w :http://gesangxiaojiejie.lofter.com/post/1f2cdf90_128920aa

突然想试试弄个凹凸印象史莱姆wwwww【我觉得可以】

凑表脸的打个耀金tag

夭寿啦!参赛者都变成史莱姆啦!(all金)(ooc注意)

【大晚上的沙雕脑洞】

【脑子不清醒的产物】

【想要把金宝史莱姆放在手里蹂♂躏一番】

【渣渣文笔,不喜勿喷】

【ooc注意】

【cp:all金不喜慎入】







今天是凹凸星球上普通的一天。

嗯,应该算是普通。

可以说除了参赛者们都变成了史莱姆这件事之外,一切普通。

丹尼尔在空中软绵绵的飞着,但是由于变成了史莱姆的原因,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一晃一晃的,好像随时都可能掉下来,而几个裁判球在底下抱着几个大号的星星盒子追着重心不平衡的丹尼尔到处乱窜“丹尼尔大人小心啊!”“丹尼尔大人您还是下来吧!上面危险!您的身子已经要掉到地上了!”

而在丹尼尔下方,一个一个的史莱姆都在地上趴着,身上还带着自己的原力武器,额,我是说,原力武器形状的亮片或者别的什么填充物。一个菠萝黄的棉花泥史莱姆抓着自己黄黑相间的棍子形状的亮片去戳旁边那个翠绿的泰透,那边的粉色米粒泥和紫黑色鱼缸泥在一边看热闹,在往外看就可以看到四个大小不同的史莱姆站在一起,其中那个紫色的还是个珠光泥…

总而言之一切原本看起来酷炫的战斗都变得像小孩子过家家,闹着玩似的,这种无厘头的打闹一直持续到参赛者们看到了自己身边原本好欺负但是现在却看起来大的不像样的裁判球,才堪堪闭上了嘴巴。

变成史莱姆后在比他们大了几倍的裁判球的看管下老老实实的在地上趴着的参赛者们 看着在天上乱飘的丹尼尔:    不能笑不能笑不能……hhhhhhhhh

丹尼尔: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丹尼尔好不容易在空中稳住平衡,他运用起原力,向着在场的参……史莱姆们宣布了一件参赛者们都已经习惯了的事情

大赛系统又双叒叕出故障了。

“现在暂时休战,请各位参赛者们,咳,回到自己的盒子中,等到大赛系统修复完毕,谢谢配合”丹尼尔顿了顿,继续说道“请各位不要到处走动,由于你们自身的原因,行动或多或少的会造成故障解除后的一定虚弱,也不要与他人进行接触,否则在故障解除后,你们身体的某一部位会粘连到一起,当然,具体是哪里我也不确定。”

这时丹尼尔看到了满场到处乱跑的(史莱姆)金,有些无语“金,不要在乱跑了,你的身上会粘上脏东西的,这有碍于恢复后的比赛。”

金停了下来,他不解的问到“可是丹尼尔大人,我的身上什么也没有沾到呀。”丹尼尔趴着大号星星盒子里,由裁判球抱着来到了金的身边。确实,金的身上连灰尘都没有染上,但是别的参赛者的身上或多或少的都有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可能是由于你的体质比较特殊的原因吧。按照这个情况来看,金你应该是变成了瓜尔胶。”

“诶诶那我是不是不用去休息呀。”

“不行哦,要遵守大赛规定。”

“哦……”

然而金正想回到盒子里的时候,紫色的珠光泥一下子向他冲了过来,吓得金连忙闪躲。

雷狮发现自己没有黏住自家小鬼,觉得很不高兴,也没管自己身上有没有什么灰尘,他再次向金冲去,旁边的一堆史莱姆的内心活动:

格瑞:( ・_・)ノ⌒●~*(紧追上去)

凯莉:(。・ˇ_ˇ・。:)雷狮这个魂淡,不行,我要跟上!

紫堂:ʚتɞ(和善的微笑)

雷狮海盗团:( '_' ) (´• ᵕ •`)*(▼皿▼#) (跟上跟上!)

于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各种史莱姆就突然打起来了,史莱姆弄得到处都是,而我们的主角金,正在竭尽全力的跑着,原因很简单,嘉德罗斯那个自大九岁小金毛也追过来了。

金跑着跑着,依靠他什么也不沾的特性,专门往史莱姆多的地方钻,而后面的一堆大佬则由于行动不便放慢了速度。

“太好啦逃过一……”金刚刚觉得自己逃出生天了结果一个不注意,撞到了一个史莱姆,而且,并且和他粘到一起了!“耀!”金的大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同时,他们也看到了金和神进耀相连的部位。

神进耀看着和自己紧紧的粘在一起的金,笑了一下,不过除了金,没有别的人人看到。

“。”

“耀你快点想想办法分开咱们啊!”

“。,。”

“耀你也是瓜尔胶啊!”

“,。”

“不要分开?为什么啊?”

“。”

“我们只是把手粘住了?这样的话好像确实没什么必要分开呢,大不了……等故障接触之后拉几天的手嘛。”

“,。”

“好啊好啊,那么,裁判球,我们两个一起走哦,麻烦啦。”

于是,神·最后的胜利者·心机的一批·近耀,成功抱得金宝归。

由于打架导致实力都大为损失以至于没有力气再去追上去的大佬们:……mmp

end.

小番外:
故障解除之后神进耀和金拉了三天的手才被分开。

而金身边的人的脸都快黑成焦炭了。

可能,这就叫做运气吧。

@白花花白白胖胖上学中
是……是给白fafa太太的生贺
【因为今天没来得及画画所以挑了一张自己昨天临摹过的……】
本来想要画凹凸相关的qwq
【完了完了我大概废了】
总之,祝白fafa太太破壳日快乐w!
(希望太太可以看到而且不嫌弃我画的太渣emmmmmm……)

龙有逆鳞(凹凸世界)(瑞金)

【西幻设定】
【人类金×龙族瑞】
【格瑞带有上一世的记忆】
【(上一世金为了保护当时身为异类的格瑞死了)】
【短小,非常短小】
【极度ooc注意w】
【幼儿园文笔,不喜慎入】









金今天才知道,和自己一同长大的发小格瑞居然是龙族。

怪不得格瑞听到自己说要做龙骑士的时候表情那么奇怪。





是夜

“格瑞格瑞,都说龙有逆鳞,你的逆鳞在哪啊?”金睡不着,推了推身边躺着正闭着眼睛休息的格瑞。

格瑞睁开紫色的眼眸,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那里有一片小小的银色龙鳞,“在这 ”

金凑过去,好奇的在格瑞颈间趴着看那片龙鳞。

金兴奋的睁大了眼睛“格瑞格瑞,我能摸摸你的逆鳞吗?”

“……为什么想这么做?”

“因为别人都说‘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啊。”

“那为什么还想要摸……”

“嘿嘿,我好奇嘛,格瑞你就让我摸摸好不好”

“笨蛋……”

格瑞沉默了一下,抓住金蠢蠢欲动的手,直接摸上了自己的脖颈。

月光下,少年脖颈上的鳞片反射着银色的光,现在,那片光被一大一小两只手覆盖着。

“欸……”金有些惊讶“好像有点软软的耶。”

“对了格瑞啊”金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严肃道“龙的逆鳞不是龙最脆弱的地方嘛!你就这样轻易的给我摸了?”

“笨蛋”格瑞看着躺在身边一脸严肃的金发男孩,叹了一口气。

“诶诶诶!”金被格瑞不知从哪里抽出来的龙尾圈进了怀里。

格瑞将头埋入少年的胸口,声音罕见的有些闷闷的




“这只是微不足道弱点。”




“你才是我的逆鳞。”











失去过才懂得伤痛,这次,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了。






【好的,日常小段子wwwww】



爱吗?(凹凸世界)(ooc预警)

摸个段子w
非常短小的脑洞w










“你爱我吗?”

没有人回答,只有风经过。

“爱吗?”

一向骄傲的海盗放下了自己的尊严。

“你说啊!”

金发的少年沉默不语。

“你病了。”

少年轻轻说。

“你到底爱过我吗?”

紫色的眸子中充斥着疯狂的绝望。

“爱啊。”

金发的少年笑了。

“但是……那又能怎样呢?”

金发少年向前走了几步,径直穿过了青年的身体。

“我已经……”

未完全发出的声音随明亮的晨光,在空中永久的散落。





一样的问题,再也找不到那个一样的人来回答了。

“爱吗?”

“爱呀。”










【傻fufu的小段子,cp看出来了吗w】
【好的我相信你们一定都看出来了】
【金已经死亡的设定】
【问题都是雷狮问的哦w】

【雷金】金宝教你如何巧妙的拒绝别人(ooc预警)

*设定是18岁金×25岁雷w
*小段子,看着高兴就好w
*金宝教你如何巧妙的拒绝别人w
*ooc预警w















现在正是假期。




金感觉自己在家里闲的要发霉了。




于是秋姐就把一直嚷嚷着“假期好无聊”的金带到了自己开的茶馆里帮忙。




茶馆里有冰爽的冷泡茶还有充足的冷气,金在这里玩的如鱼得水,不亦乐乎。



某天,金正在前台一边喝着姐姐泡了一晚上的冷泡茶一边盯着电脑屏幕发呆。




然后就被人敲了一下脑袋。




金吃痛的转过头,眼前是一个有着紫色眼眸的俊美的青年。




金连忙站起来,“啊,原来是客人啊,是要加水吗?”




这个客人他见过很多次了,每次都是四个人一起来喝茶,金认真的回想着。





这四个客人的特点十分明显一个头发长长的一个总是看着他笑,还有个非常喜欢茶点绿豆糕的人,最后一个就是眼前这人了。



。。。。。。。。。分割线。。。。。。。。。。。。




雷狮感觉自己眼前的小鬼很有意思,他们一开始来喝茶只是因为卡米尔要吃这边的茶点,但是这几天他则是完全因为眼前着个小家伙。





雷狮一开始敲了敲柜台,但是这小鬼明显还在神游天外,于是他就一时兴起敲了敲小鬼的脑袋瓜。






雷狮看着眼前还有些蒙圈的小鬼,轻轻笑了一下,说





“喂,小鬼,我们能认识一下吗?”





金点了点头“好啊”





雷狮趁热打铁





“那我请你去吃饭好不好。”






金又点了点头“好啊”





雷狮满意的笑了笑,然后介绍到




“我姓雷”





雷狮本以为这小鬼会告诉他他的名字,结果迎接他的是少年甜甜的笑脸,和一句





“雷叔叔好!”







end.











番外:

丹尼尔一脸严肃:“金,你叫我叫什么,是叔叔吗”

金:“不是啊”

丹尼尔:(一脸期待.jpg)

金:“大爷好!”

丹尼尔:……






hhhhhhhhh我怕不是个傻子

花吐症

一个很老很老很老很老(省略很多个很老)的梗啦w

想要试着来写一下w

一个非常不正经的花吐症w

文笔废w

“凯莉凯莉凯莉!”听到这声音,凯莉就知道向自己飞奔来的是哪个小金金,她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接住了向她跑来的少年。

“凯莉凯莉你看我会吐花了哦!”凯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怀中的金发少年在和自己说话时嘴中冒出了一朵鲜嫩的百日菊,她一下子呆住了,而金依然在笑着。

“你,有喜欢的人了?”凯莉的声音微微的发着颤,“嗯?应该没有吧。”金仔细的思索着,他并没有想起来自己有喜欢过谁,“有的!”凯莉紧紧的抓住金的领子,“这叫花吐症,只有得到真爱之吻和所爱一起吐出花,才能解除,得不到真爱之吻你会死的。”金急忙把自己的领子从凯莉的手中救下,他思索了一会,“真爱之吻什么的也太少女啦,不过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去找找有没有我喜欢的人啦!”说完,少年就离开了,身后洒落着一地的百日菊。

而凯莉则不动声色的握紧了拳头,一阵沉默后,她给格瑞发了个终端……

在金的理解里,花吐症=会吐花=“真爱”之吻=好朋友的吻=格瑞(或别人)的亲亲。于是他打算先去找格瑞要个亲亲。

金来到了寒冰湖,他到处找寻着格瑞的身影,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一块巨大冰上找到了格瑞,金跑了过去,“格瑞格瑞你能亲我一下吗?”金一把搂住了自家发小的脖子,“……为什么” “因为凯莉说我得了花吐症,得不到真爱之吻就会死掉呢,所以我在想格瑞会不会是我喜欢的人啊,毕竟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嘛。”格瑞看着自己肩上的百日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相信自己可以治好金,他轻轻的搂过少年,吻住了金的唇瓣,半晌之后……

“格瑞你好像不是我喜欢的人呢……你没有吐花呢……”

“……”

“格瑞我走啦,我再去找找有没有我喜欢的人!”

少年离开了,身后是被风卷走的百日菊。

少年走后,冰原上原本就不是那么平滑的冰面上再次被劈出了一道裂缝,仿佛在宣誓着谁的不甘。

金在树林中遇到了安迷修,“金,你好啊,今天天气真不错,不是吗?”离金不远的骑士先生微笑着,金凑了过去,“虽然这么问有些唐突,但是,安迷修你可不可以亲我一下?”金挠着脸,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安迷修依然彬彬有礼,他看到了金身边的白日菊,试探性的问到,“这些……?”金摆了摆手,一脸苦恼到“这就是我拜托你亲我的理由啊,听说我的了花吐症,需要真爱之吻才能治好,所以我在想你是不是我喜欢的人啊,安迷修那么温柔我应该会喜欢的吧。”“原来是这样的吗?”安迷修笑了,他弯下腰,温柔的对着金说到“请原谅在下的失礼。”

一个温柔至极的吻,可惜,这不是金需要的那个吻,“唔哇很抱歉呢安迷修,浪费你的时间了。”金有些歉意的挠了挠头,“没有关系的……没有帮助到金,在下十分愧疚。”看着安迷修头上的呆毛都无精打采的了,金连忙去安慰他“没关系没关系我知道我们还是最好的的朋友啊!”安迷修勉强的笑了笑,笑容里是金看不懂的意味。金向他道别,继续寻找着属于自己的“真爱”

金正打算离开时,突然感到自己的喉咙一阵痒意,然后控制不住的吐出了一层又一层的花瓣,不是完整的百日菊,而是花瓣。安迷修被吓了一跳,他冲过来,小心翼翼的拍着金的背部,眼尖的安迷修发现,花瓣中带有一抹猩红,他拉住金的手,严肃的说到“你应该休息。”金有些不知所措“可是我还没有治好我的病啊。”安迷修安抚到“剩下的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和凯莉小姐会帮助你的。”金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送了回去。

金躺在床上,而安迷修和凯莉则在门外不知道商量着些什么,金的脚下已经堆积起了一层的花瓣,“这种花……?”金刚刚捡起一朵百日菊,房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是嘉德罗斯,金有些莫名其妙“嘉德罗斯你过来干嘛?”嘉德罗斯沉默着,二话没说抓住金的胳膊就往金的唇上吻去,金“???”没过多久,嘉德罗斯就停了下来,但是他并没有吐出花瓣。嘉德罗斯脸黑了一瞬,啧了一声就离开了。

当金迷迷糊糊快要入睡的时候,雷狮海盗团翻窗而入,看着金一脸懵逼的样子,卡米尔解释到“我们从别人那里听到了这件事”他意有所指的看了看那堆花瓣,“但是安迷修将我们拦住了,说我们不可能是你的真爱,于是……”卡米尔还没有说完就被雷狮打断了,“于是我们就翻窗户进来了,小鬼你到底怎么搞的,弄成这幅鬼样子。”雷狮也不废话,抓住金就亲了上去,但是雷狮的嘴里没有出现花瓣,剩下的三个人也没有,雷狮将金的被子给他整理好,带着海盗团众人就离开了。

––––––––分割线–––––––

金死了。

是凯莉第一个发现的,在早上她敲门的时候一直没有人来应答,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她用备用的钥匙打开房门,正好看见金一点点的化为虚无,变成一颗元力种飞向天际。

而在金的枕头上,放着一封信,是金写的,而最后的收件人是那个随着凹凸大赛的进行已经不复存在的人,罗德烈。

凯莉看着床边的百日菊,突然想起了百日菊的花语,她捂着脸,眼泪止不住的流出……







百日菊:永失我爱。

all金小段子

其实是用来净化tag的w
(说着是个小段子其实并不是……)

正文走起






“大家好我是本次凹凸大赛的裁判员(并不是)格桑,今天我们来到了凹凸大赛,现在正是大赛的休息时间,在这里我们将要采访大赛中的几位参赛者!”

“让我们欢迎金,格瑞,凯莉,红绿灯三人组(不是,雷狮海盗团,安迷修,呆毛姐弟以及安莉洁!”( ﹡ˆoˆ﹡ )(呱唧呱唧)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开始今天的问答!

1.认为大赛中有自己讨厌的对手吗?

金“应该没有吧,毕竟感觉大家都是我的朋友啊(笑)”

格瑞“……”(好的你是芦荟你有权利沉默)

凯莉“已经是对手了”

雷德“祖玛!祖玛超帅,每次都能把我打的满地找牙!但是我不讨厌她!(星星眼)”

蒙特祖玛“……”

嘉德罗斯“都只是虫子而已(不屑)”

雷狮“早就看那个傻逼骑士不爽了”

卡米尔“……(好的我来翻译一下,卡同学的意思是大哥打谁我打谁)”

帕洛斯“没有吧”

佩利“谁比我强我打谁!”(被帕洛斯拽走)

安迷修“恶党!”

艾比“谁跟我争王子殿下我打谁”

埃米“……(好的我再次翻译一下,埃米同学的意思是姐姐打谁我打谁)”

安莉洁“唔?你在说什么呀……”




2.在大赛中有喜欢的人吗?喜欢的人是谁(是什么样的)?

金“有!(全员默默拿起武器)我最喜欢姐姐和格瑞了!(格瑞:小星星.jpg)(全员:眼刀扫射)”

格瑞“……”(好的你的人设不能崩我知道)

凯莉“有,是一个热血笨蛋。”

雷德“最喜欢他了!”

蒙特祖玛“……有”

嘉德罗斯“有,是个渣渣(不动声色的把脸藏在围巾后面)”

雷狮“有,(冲着金抛了个媚眼)小鬼要不要加入我们海盗团啊?”
(格瑞获得了因害怕而钻进怀里的金一只)
(雷狮:MMP)

卡米尔“有,那个人有着很漂亮蓝色的眼睛”(收获除金之外的所有人的瞪视)

帕洛斯“(轻笑)有啊,是个被我骗的团团转的小笨蛋”

佩利“(咽口水)那家伙身上有很香的味道!”

安迷修“(认真)那是在下命中注定之人!”

艾比“王子殿下我超喜欢你的!”

埃米“有……(埃米内心:完了完了要和老姐抢男人了)”

安莉洁“喜欢的人吗……有啊……但是我看不透他”




3.凹凸大赛如果只能存活一人,如果你和你喜欢的人活到了决赛,你会让那人赢得比赛吗?



金“怎么有这么变态的规定啊,还是一起想办法活下去比较好啊,毕竟人多力量大嘛!如果没有办法的话(摸头)肯定是想让自己喜欢的人活下去啦,对吧格瑞!”

格瑞“会”

凯莉“这种笨蛋当然要傻乎乎的活着”

雷德“……当然”

蒙特祖玛“……会”

嘉德罗斯“这种渣渣……还是活下去为好”

雷狮“当然会”

卡米尔“一定会让他活下去的。”

帕洛斯“这不是当然的吗”

佩利“会啊!”

安迷修“为自己所守护之人牺牲是在下的荣幸”

艾比“为了王子殿下我可以英勇赴死!”

埃米“会。”

安莉洁“在我离开之前我会再次为他占卜的。”

“那么,请各位参赛者在这张卡片上写上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







–––––––––––––––––分割线––––––––––––––




金在一片漆黑中醒了过来。

他疑惑不解的看着眼前俊美的裁判长。

丹尼尔笑了“金,恭喜你,你赢得了凹凸大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