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桑呀w

最近磕爆sally face的lf啊啊啊啊啊


金吹一个,咸鱼一只。

欢迎来找我玩w

最后之战(私设注意)【凹凸世界】(ooc注意)

情人节福利w

一直写到凌晨四点多我也是蛮厉害的。。。。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w!

脑洞来自undertale的一个同人短漫。。。
(悄悄给你们安利ut)
(骨兄弟真的超可爱!还有福的决心脸!鱼姐和宅龙还有羊爸羊妈小羊和猹!腿精马婷婷也超棒w)

咳咳,扯回正题w

cp瑞金,以下是私设【重点】

金是创世神的一部分(相当于分身那种)

【私设】秋本身就是神使【重点】
在上上届大赛结束后,创世神因为受到了黑洞的攻击开始沉睡并丧失力量。
于是七神使用某种办法将小部分创世神的力量,创世神的全部意识与黑洞的力量一并提取了出来,用这些力量创造了新的生命。(金与黑金的来源)
将剩下的大部分的力量留在了创世神本尊体内封存 只有创世神的意识回归才可以继续使用这些力量。
【注意:创世神意识回归必须经历死亡,之后才能脱离这具身体】

因为是秋主管这件事情所以秋负责照顾幼体创世神,也就是金(黑金)。

【黑金是因为黑洞而出现的,原本是一个独立的人格(如在预赛时)但是后来因为被创世神的力量改造,成为了金的第二种形态,本质上还是金,黑金形态下的金可以调动的力量更多,金本身只能调动创世神力量的百分之十,而黑金形态下的金可以控制大约百分之二十的力量,另附黑洞的黑暗力量加成】

后来金的能力逐步显露,秋在时机成熟时离开了金,回到了大赛。
(之后的剧情一样)
金在大赛中受重伤死去(七神使有意安排创世神回归)意识回归了本体,也就是创世神本尊 (黑金形态依然存在)

(金和创世神是一个人,不对,神)

格瑞的身世和之前一样,但这个格瑞是二周目格瑞,也就是重生瑞(一周目中在决赛被不受控制的黑金抹杀)

【黑金出现的原因是因为格瑞在受到了攻击,被金放出来后就不怎么老实,最后又彻底将金的意识压过,杀死了进入决赛的所有人,包括格瑞】

金在最后一刻清醒了过来,用矢量箭头将黑金抹除(也就是自杀)格瑞在重生后内心自责,认为是自己的原因
导致的这些悲剧,所以他开始疏远金。

他认为金离自己越远,他受到伤害的几率越小。
但是他又可以感受到自己对金的感情日渐强烈,所以他

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情感,彻彻底底的远离了金,一心为家人报仇。

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得知自己的家族是由被神使命令的家族毁灭的,他开始疯狂的希望向神使,向创世神报仇,他屠杀了许多参赛者。(而金此时已经因为被格瑞杀死的人的伙伴报复而惨遭死亡)

在格瑞得知这金的死因后他痛不欲生,此后他泯灭了真心。为了赢得比赛不惜一切代价,当他最终赢得决赛时,他将引荐的神使杀死,取得了神使的力量,并且一路杀死了七位神使(包括秋)最后,他来到了创世神的神坛,却在那里遇到了本应死去的金。。。

【金(创世神)可以调动自己的力量来观察每个参赛者,也就是说,他目睹了自己的伙伴和自己最爱的姐姐死在格瑞手里】

正文:

(时间线是格瑞已经屠戮了所有神使和参赛者,来到了创世神的神坛)

格瑞提着烈斩一步一步的走向那在云层顶端纯白的圣坛,而在他的身后,一个发出耀眼白光的元力技能刚刚升向天空。

如果不是因为在本应洁白的神使殿的地面上,墙上,处处都是还带着温热的血液,几乎没有人会相信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屠杀。

格瑞在走向圣坛时脸上依然没有表情,但是从他那双本来应平静无波的紫眸和微微颤抖的手中,透漏出了几分疯狂和绝望。格瑞来到神坛前,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回想着自己的所有经历。

他知道,上天赐予了他第二次生命。

原本格瑞以为,自己被黑金操纵的矢量箭头贯穿时,自己一定会死,他甚至还记得那时的痛楚和不甘,而他记得最清晰的,并不是他的痛苦,而是看见那个人用矢量箭头贯穿他自己的一瞬间,他没办法阻止,他只能看着那个人,那人带着眼泪微笑着,伤口处的血迹喷溅出来,如世间最美的一抹鲜红,血迹同样喷溅到了他的脸上,他多么想要将那人保护的好好的,不受任何伤害,而他什么都做不到,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化为一缕金色的元力技能,成为大赛的一部分。想到这里,他握紧了拳头,上一世因为他的原因黑金才会出现,而金和他,都死在了黑金的手上。

似乎是上天怜悯,他得到了第二次生命。他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护那人周全,但是这次……他仰头望向近在咫尺的神坛,眼中尽是疯狂与悲伤。

他原以为第二次他可以保护好那人的,他想要离那人远一点,因为上一次就是因为他的原因才最终导致了他们的死亡。爱之  害之  离之……格瑞的理智告诉他自己,应该远离金,远离那个人才可以让那个人免受到伤害,但是他的心又在拼命的反抗理智,他想要拥抱那个人,想要亲吻那个人,想要占有那个人的一切。

他不敢面对那个人,他选择了逃避,他用复仇蒙蔽了自己的双眼,用恨意掩盖了自己的真心。为了赢得比赛,为了保护那个人,他不惜一切代价!他开始杀戮参赛者,他渴望能够快速的赢得比赛。这样就可以报仇,这样就可以保护他。

但他失算了,他又一次失去了那个人。当他得知那人的死讯之后,他原本一直跳动的心脏,就像是失去了活力一般,慢慢的化为死寂。他没能保护好他,就算重来一次,那个人还是被他害死的。

格瑞感觉自己的心不仅停止了跳动化为死寂,好像还缺少了一块。他开始麻木的杀戮,之后发生的事情就像一首血与泪的悲歌。他杀掉了那几个害死那个人的人,他开始大规模的屠杀。凯莉,紫堂幻,安利洁都是那人生前最重视的朋友之一,因为那个人很重视,所以他也不得不去忍受他们一直在那个人的身边,现在那个人已经不在了,那他们的存在……又有什么用呢。

他手刃了那人生前最好的朋友,他并不后悔。没有那人存在的世界,只剩下了胜利与复仇。

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得知了自己的家族是被神使所害,他的心中再次有了一个想法,杀掉神使,杀掉创世神,杀掉那些毁了他家族的人。他的一生中最重要的东西已经不在了,别的东西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他收回思绪,面无表情的敲了敲神坛的大门,大门就如同有生命一般,向两边缓缓滑去,格瑞走进神坛,里面装饰的很简单,但是却又带着无上神圣感和庄严感。格瑞走了进去,他抬起头,看向坐在圣座上的所谓的“创世神”。

创世神坐的圣座前被一层薄薄的轻纱挡住了,格瑞看不清创世神的脸。一阵清风吹过,轻纱随风飘动,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圣座上之人的身形,创世神并没有像格瑞所想的那么高大,相反,这位创世神的体型较小,如同刚刚开始成长的少年。

格瑞在那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创世神,他来到这里后,创世神就像没看到他一样保持着自己原先的姿势一动不动,格瑞仔细的观察着,忽然,那轻纱后的神明动了一下。

格瑞拿出烈斩,看着创世神的下一步动作,创世神从圣座上站起,用轻快的嗓音与格瑞打着招呼:“格瑞,好久不见。”这是!格瑞睁大了双眼,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出现了诧异的神情,他的双手开始颤抖,眼睛也直直的盯着圣座,他第一次小心翼翼的喊出了那人的名字:“金?”

轻纱后的神明揭开了那道阻碍他们的屏障,眼前的创世神穿着一身洁白无瑕的圣袍,有着一头仿佛用采摘的最明媚的阳光被精巧的编织而成的长发,眼睛如同圣殿蔚蓝如洗的天空,但是那双眸子里完全没有笑意,只是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格瑞看着金,眼中似乎有一些晶莹的物体,但很快他就收敛了自己的情绪,“金……”格瑞感觉自己有着千言万语想要对金说,但是却仿佛被堵住了一样,一句也说不出来。

“金……”格瑞向他的神明迈出了一步,他的眼中饱含着惊讶,不舍,留恋,悲伤,还有着浓厚的爱意和与其相矛盾的仇恨。反观金,他的眼中没有一丝情感,这正是高高在上的神明所应拥有的眼神。“格瑞,欢迎来到我的圣坛。我是创世神,金。”金微笑着,格瑞感到自己的呼吸快要停止了,他无法想象,曾经那个自己最重要的人,自己最爱护的人,摇身一变,变成了自己有着深仇大恨的灭族仇人。

“是你要求毁灭了我的故乡?”格瑞稳定住情绪,毫不留情的发问,金用手挡住嘴巴,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我并不知道,因为我才刚刚回归主身没有多久,不过我想,应该是我干的吧。毕竟,我可是‘创世神’啊。” 金发少年满不在乎到,他小幅度的摇晃着自己的头,金色的长发也跟着一摇一摆。为什么,格瑞想要质问他,但是悲哀的发现自己一句话也问不出来,他沉默了一会,提起了自己的烈斩,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终于开始实行来这里的目的了么。”金笑了,但是出手毫不留情,他轻轻的一推手,格瑞就连人带刀的被打入了圣殿的墙壁之内。好强,这是格瑞的第一反应,他从墙壁的废墟中飞身而起,烈斩直指金的面门,金轻轻一笑,躲过了这看似来势汹汹的攻击,格瑞再次发力,又是被金毫无疑问的躲过。“你无法打败我。”金笑了,笑的十分残酷,“格瑞,你太弱了。”格瑞看着眼前这个无情冷笑的神明,一时间愣住了,这个,真的是金吗……

他刚刚冒出这个念头,金就在那边粲然一笑“你在想什么蠢事啊,我就是金啊。”说罢还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你不是他。”格瑞扛起烈斩,直视着金的眼睛,“我确是金,不过……”金依然笑的开心,但是眼神变得更加冷酷无情“我是金,也是那个失去了所有的神明啊。”格瑞听到这句话,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他看着金“你都知道。”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他确定现在的金有这个实力可以看到他的所作所为。

“是啊,我都知道。”金直视着格瑞,原先伪装的笑脸已经完全的消失了。

“我知道你杀掉了所有的参赛者。”金向格瑞那边走了一步。

“我知道你杀掉了所有的神使。”金又向前迈了一步,似乎每一步都是踩在了格瑞的心上。

“我知道你杀死了紫堂,凯莉他们”金脚下的圣坛底部开始碎裂,金的手中出现了一道攻击。

“我知道你,杀死了我的姐姐……”
明明是毫无感情的语调,却仿佛在诉说着自己的悲哀。

格瑞扭过头,默认了。金再次看向他,原本湛蓝的瞳孔开始一点点诡异的变红,原本金色的长发也从发梢开始变成银白色,只有身上的圣袍依然是白色,但是却又让人感到格外的妖异。

“你要杀掉我?”金冷酷无情的嘲讽着格瑞,“为了你的家人而报仇什么的,真的是让人感动啊,需不需要我为你鼓鼓掌呢,格  瑞  。”金的话音刚落,一道矢量冲击就毫不犹豫的向着格瑞冲去。格瑞险险的躲过,他看出了这一击的分量,金,真的想要让他死。

格瑞拿着烈斩,一次次的向金砍去,而金每次都可以悠哉悠哉的躲过。格瑞的攻击基本上打不到金,但是金的攻击却让格瑞受了不少伤,格瑞身上几乎全部都是血。他感觉自己已经快要脱力了,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却感觉自己的力量在快速消耗的同时也在快速恢复,不过他并没有怎么在意,或许是因为想要报仇的信念使然。

两个人不知道打了多久,金突然停下了,用矢量缠绕把格瑞捆的结结实实的,又将烈斩带走,之后把他扔到一边就不管了。格瑞看着金离开后,悄悄的用藏在手中的微型烈斩开始割金的矢量缠绕,终于,他把矢量割断了。之后格瑞去向了金所在的地方,当他到达那里时在,金正闭着眼睛,他正在睡觉。睡着的金格外好看,脸上没有了那种嘲讽的神情,睡着的他就好像原来一样,脸上带着笑意,如同天使一般。格瑞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自己的烈斩,他不假思索的看向了床底,果然烈斩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格瑞拿回自己的烈斩,毫不犹豫的就向金砍去,就在即将被砍到的时候,金突然睁开了眼睛,一个闪身就避开了攻击,他刚刚开口想要嘲笑格瑞,却突然露出了惊讶和不可置信的神情,他推开自己身旁的格瑞,看向那把捅在自己体内的微型烈斩,他哑着嗓子说“格瑞……你就这么恨我……?”

格瑞没有表态,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哈”金笑了“哈哈哈哈哈……”他笑着笑着,身上的力气仿佛都像被抽干了一样,无力的靠在旁边的柱子上,格瑞听到金在笑,便看向了金,这位“创世神”,金的嘴角已经出现了血迹,但他还在继续笑着,格瑞皱了皱眉,将烈斩架到了金的脖子上,金的脖颈修长,仿佛轻轻一折就能折断。

金看了一眼架在他脖子上的烈斩,并没有理睬格瑞,而是将手伸向了口袋,格瑞不动声色的看着金的一举一动,当金把那样东西拿出来的时候,格瑞愣住了,那是一个小小的矢量坚盾徽章,是很多年前,他们还没有参加凹凸大赛之前秋送给金的,金看着那枚徽章,止不住的在笑,可是笑着笑着他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姐姐,对不起……”

金发少年的身体开始有些透明,他紧紧的攥着徽章,眼泪不停的滑落

“姐姐,我没能给你报仇……”

金的影子似乎变淡了,但他依然絮絮叨叨的说着。

“姐姐……我好想你啊,我马上就能见到你了……你高兴吗……”

金的四肢已经开始化为了光斑,他马上就要消散了。

“还有紫堂,凯莉,我马上就能见到你们了……我们可以一直当好朋友了……”

金的身体已经完全化为了光斑,那些金色的光斑在格瑞的身边舞动着。

“格瑞……”金的声音已经很小了“恭喜你呀,成为了新一任创世神……”他的声音已经是断断续续的了“去……图书馆……看看……吧……那里……记录着……创世神……最……可怕……的……缺陷……”

莫名的,格瑞感到胸口一阵疼痛,他转过身 不再看金。

金消失了,原先他所靠着的地方只剩下了一个金色的元力技能,格瑞突然感觉自己的手上凉凉的,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脸,不知何时,泪水已经爬满了脸庞……



后来,格瑞成为了新一代创世神,各个星系都在赞扬他的事迹,同时他也拯救了他的故乡,他被当成了伟大的英雄。

不知过了多久,当格瑞在图书馆内查阅资料时,翻到了一本老旧的书,名字也模糊不清了,格瑞勉强辨认着,书名好像是《创世法则》。从外表来看这本书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了,而且看起来还被不少人翻阅过,应该是历代的创世神吧,格瑞这样想着,翻开了这本书,书上记载了很多事情,而这些事情或多或少的都会影响到创世神的战斗力和防御力,格瑞读书读的很快,当他翻到最后一页时,他愣住了。

上面有一句话:

“创世神与自己心爱之人战斗时,创世神的防御为0”

后面被一只金色的笔打了个对勾,上面是格瑞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笔迹,那是金的,而金的批注是:

“那么我以后,绝对不会和格瑞打架的!”

啊啦啊啦,似乎有谁哭了呢w~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