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桑呀w

最近磕爆sally face的lf啊啊啊啊啊


金吹一个,咸鱼一只。

欢迎来找我玩w

神明的故事(all金)(ooc注意)

灵感来自电影《西游记:女儿国》
我哥拉着我和我奶奶去看的
看完之后我奶奶在那吐槽“这里就我一个老婆子”
233333



(ps:我必须吐槽一下那个国师的发际线,贼tm的高啊。而且忘川河神虽然里面表现的是个男的!但是!那张脸明明就是女孩子,就算是短头发,那张脸也还是女孩子!而且我发誓我在一个镜头里看见了忘川河神有胸!虽然就那一幕但是我还是看到了!)


这篇已经废了好久了,悄咪咪的发一半(剩下的会不会写都不知道emmmmm……)





格桑的文笔超级废,轻喷w













正文走起w






在凹凸大陆上,有各种各样的奇闻怪谈。而几乎所有人,都相信着这一切神秘的传说。在所有的怪谈中,著名的怪谈连三岁小孩儿都可以信手拈来:像是隐居在深谷中,找到她,并给予她足够的报酬就可以实现愿望不老魔女;在森林中到处游荡的,保护人类不受魔物危害的骑士之灵;时而漂泊在海上,时而沉入海底的神秘塞壬海妖;可以召唤藏身于魔域的魔物作战的暗黑召唤师等。

然而若是问他们,最为著名的奇闻是什么,所有人一定会面带敬畏与庄重的神色,毫不犹豫的告诉你一个名字,“神域”。


神域是个神秘的地方,它不属于凹凸大陆,它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它是独一无二,独立存在于一片空间之内的,几乎所有凹凸大陆的人都知道有这么的一个存在,他们也清楚,神域中,居住着神明。







–––––––––––––––分割线––––––––––––––––







“啊,好无聊啊。”一个小小的金色团子在碧绿如洗的草坪上打着滚,滚啊滚啊,滚来滚去的自娱自乐。滚了一会自己感到没有意思又爬起来坐在草坪上开始愤愤不平的揪着自己身边的杂草,一边揪一边碎碎念“丹尼尔是大笨蛋,自己跑出去玩都不带我。”等到那小团子揪的手累的时候,他的身上已经都是断成半截半截的草了。他站起身,用小小的手拍拍自己身上的草叶,一蹦一跳的走向了旁边在太阳下闪烁着温柔蓝光的小溪边。



他脱下自己的鞋子,把脚伸进清凉的溪水里,溪水散发着柔柔的蓝色光晕,从远处看如同一条湛蓝的带子,而一个小小人在波光粼粼的溪水中拨弄着水面,他身边溅起水花如同美丽的蓝宝石碎屑一般,将这个可人儿衬得更加精致与小巧。



若是有人可以来到神域并且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异到失声,因为原先在那个小团子的身下,被可怜的蹂躏过着的“草地”上所生长的都是几乎千年难得一遇的灵药灵植;而那小孩子正在玩耍的小溪内,是由传说中仅仅供神沐浴,常人饮用后可以长生不老的玉溪。而在常人眼中,如此珍惜的被一个小孩子这样对待,不得不让人感叹一声“暴殄天物。”




但是又有谁知道,这个“暴殄天物”的小团子就是被人们口口相传的,居住在神域的(幼年)神明呢。







––––––––––––––时间的分割线–––––––––––––







已经不知道是在这里的多长时间了……金在水中站着思考。


他知道自己是这里的神明,从一开始就是。他被创世神用天地之树孕育出来后一直在照顾他的就是丹尼尔,而创世神为了确保他在成年之前的安全,特地为他开辟了一片空间,而且为了防止他进入凹凸大陆造成轰动或者被邪恶的魔物所掠走,创世神在这篇单独的空间中又设置了一层层的屏障,并且异常坚决的拒绝了金的撒娇卖萌,将空间尽头用庞大的法力堵了个严严实实。


但是,创世神却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留下了一面墙壁,没有被任何的法力屏障所附着,这是金在不知道第几次想要跑出去的时候在空间尽头的一个小角落无意之间发现的。


他曾经因为想要去外界玩耍而认真的学习过空间魔法,但最后因为创世神的法力太过强大,他无法通过空间魔法出去而不了了之,而对于这面毫无法力的墙,他有着绝对的自信他可以穿过。


“呜哇”金正在专注的思考着,脑袋上就被人敲了一下,金有些吃痛的抱住头,转过身气呼呼的瞪着后面一脸纯良微笑的丹尼尔“丹尼尔你什么时候来的,还有,为什么要打我脑袋,好痛的!”丹尼尔看着眼前的少年,尽管已经见证了千百次他的美丽,但他还是呼吸一窒,少年的头发是象征着高贵与光荣,华贵与辉煌的金色,阳光撒在少年的头发上,闪烁出任何人似乎都不可触及的金光。



而少年的眸子正一眨不眨的望着自己,那片仿佛蔚蓝色海洋的眸子似乎可以映照出世间一切纯粹透明的事物,在那双眸子中,丹尼尔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当金认真的看着一个人的时候,仿佛那个人就是自己的全世界。



丹尼尔很快就收回了自己的思绪,他对着金微微一笑,不顾金身上因在溪中嬉戏而沾到身上的水渍会再次沾到自己的衣服上,将金轻轻的抱起,他摸了摸金如同丝绸一般柔软光滑的头发“只是看到您在水中发愣,过来提醒您一下。而且”丹尼尔顿了一下,将怀中的神明搂的更紧,“您沐浴的时间到了。”说罢,丹尼尔就径直带着怀中人向玉溪的源头丽水泉飞去,天地之树就生长在丽水泉边。




丽水泉是天地之树的诞生地,也是金的本源之地,丽水泉的泉水是天地间最清澈,也是最富有灵气的,丽水泉的泉眼周围,是由天地之树的根系构成的丽水潭,丽水潭下方是玉潭,当丽水潭的水满溢出来时,就会流入玉潭中,再由玉潭流出汇集成玉溪,而金的专属浴池就是丽水潭,丽水泉刚刚流出的水是温热的,因此在丽水潭上方经常可以看到一层薄薄的水雾,显得在其中沐浴之人更加神秘。



而金在丹尼尔怀中无精打采的低着头,任由丹尼尔服侍自己沐浴,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今天一定要去那里看看!



神域原本是没有夜晚的,金也因为是神明的原因并不怎么需要休息,但是创世神不知为何严格要求金去睡觉,并且为了给金一个良好的睡眠环境,创世神将这里的时间改动的和凹凸大陆无二。



在丹尼尔给金洗漱完毕,并给金穿上睡衣送到柔软的小床上去的时候,天一点点的黑了下来。丹尼尔看着金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和他互道晚安后就离开了,而金在丹尼尔离开之后就悄悄的溜下了床,在门缝那边确认丹尼尔真的走掉了,他穿上鞋子,连睡衣也没换就跑出了房间。


金在月光下向时空尽头奔跑着。他的脚步惊动了小小的萤火虫,在他所途经的地方,萤火虫轻轻的飞舞着,为这梦一般绮丽而绚烂的场景平添几分灵动。



月光温柔的抚摸着金的脸庞,它在少年的发梢间调皮的穿梭,在与少年玩闹时不忘为少年照亮他所要前进的道路。



金跑累了,开始慢慢走,终于,他来到了之前所见过的墙边,月光照耀在那面墙上,墙上的缝隙中有着一簇簇精致的晶体反射出点点荧光。金一步步走向墙边走去,他感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只差一点点,他就可以触碰到属于自己的“自由”。




金用手触摸到了墙壁,他细细感受着,这面墙,真的毫无法力,金一手摸着墙壁,嘴里不停的吟诵着咒语,一团蓝色的光亮出现在金的面前,随着金的吟诵,这团蓝光也在不停的变大,并向着那面墙壁靠近,金目不转睛的看着墙壁,希望它能起什么反应,比如让自己的时空魔法通过什么的。


只可惜,金忘记了,神域本身就是被创世神的时空法术所隔绝的,因此,就算这面墙上没有法术的痕迹,金也一样出不去。



金有些泄气,他不甘心的在原地站着“就算是在同一片空间法术之下,但是我施的法应该也会有点用处的吧”金小声的嘀咕着。他站在墙壁前等待着,希望自己的法术可以有一些变化,为了增加神秘感,金索性闭上了眼睛。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如同水一般,潺潺作响。等等,金睁开了眼睛,这里是时空尽头,哪里来的水声?他满怀希望的转过头,但是眼前依然是那一面禁锢着他的墙壁。他再次侧耳倾听,希望可以听到水声,但是刚刚的水声仿佛是金自己臆想出来的,它没有再次出现。




金失望的低下头,正当他转过身打算离开时,他又清晰的听到了水声,还有着一丝清凉的感觉在自己手边划过,金抬起手,那双纤细白嫩的手在月光的映照下格外好看,但是指尖上的那一滴小小的水珠却让人无法忽视。



金的心脏开始在他的胸腔中剧烈的跳动,他的法术确实起作用了,虽然无法打破去往外界的屏障,但是他已经将此处的空间和外部的某处空间联通,形成了平行空间,而且,金可以感受到,他的身边存在着一个生灵。他满怀希冀的对着面前的“同伴”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金。”说罢,金再次闭上了眼睛,认真的感受着他身边的生灵的反应。



耳边再次出现了水声,而且金感觉自己的脸好像被那个生灵轻轻的抚摸着,金满怀希冀的问道“你能感受到我吗?”金突然感到自己的手被拉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淡淡的声音,那声音十分好听,就像是雨点滴落在树叶上,给人以无尽的享受,“可以”,金听到对方轻轻的回答。



金伸手,明明面前空无一物,但他却清晰的感受到了一丝冰凉,“真奇怪,明明我看不到你,但是却可以感受到你。”金伸出手,在月光下,他轻轻抚摸上了他的新朋友的脸庞,“你是谁?”金问道,“……” 金并没有听清楚他的新朋友叫什么,但是他十分兴奋,因为他终于可以了解到,神域之外的世界,“你知道,神域之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吗?”金对着空气中,自己看不见的朋友问到。“你……在神域?” “额……”遭了遭了遭了,金苦恼的抓了抓头发,他一激动把这件事给说出去了,要怎么跟自己的新朋友解释自己是神明呢……



殊不知,他的新朋友,在水中看着眼前金一边抓头发一遍想方设法的想要为他解释的的幻影,唇角勾起了一抹极细的弧度,“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一旁的雷狮看见自家弟弟笑了,还夸了人,脸上的表情就像见了鬼一样(虽然很快就收敛住了)。“喂,卡米尔,你看到了什么?”雷狮懒洋洋的问到,卡米尔轻轻回答,“没什么,一个有趣的东西而已。”他冲着自己眼前小小的幻影,再次露出了笑容。





这篇写了好久,主要是因为开学了wwww

(原本是从寒假开始写的来着这都四月了emmmm……)

评论(3)

热度(31)